抗疫另類戰場:中國經濟2020保衛戰-乌拉尔山脉

作者:世界十大水怪发布时间all:2020年02月20日 14:13:31  【字号:      】

抗疫另類戰場:中國經濟2020保衛戰

值得註意的是,魯政委還有一個觀點是,從國際金融市場的經驗看,疫情衝擊亦難持久。

其四,結構性政策以穩就業為重點,並與供給結構轉型升級方向一致。

“對於新冠疫情,2月份一定要堅決嚴防死守,防止病毒傳染再擴散,大幅降低新冠肺炎的新增患病人數,使得3月份人們的出行和各項社會活動能夠儘快恢復正常。”

中金公司調研企業的現金流狀況

數據來源:中金公司  值得關註的是,企業普遍預計一季度收入同比下滑幅度較大。如32.7%預計可能超過50%,29.6%預計下滑20%—50%,25.3%預計同比下滑20%以內,不過,也有12.4%的企業表示,幾乎不受影響。

第五,從結構上看,受2億多農民工延遲返程的影響,勞動密集型的製造業和服務業受衝擊比較嚴重。此外,對房地產也可能有較大影響,大城市老城區和三四線城市的房地產市場會受到明顯衝擊。當然,滕泰也指出,很多行業在此次疫情中亦會受益,如電商、快遞、消費金融、游戲、在線視頻等。

中金公司調研企業當前採取主要應對措施占比排序

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研究所所長李迅雷依然記得2003年非典時期,曾有經濟學家驚呼“非典”的危害度相當於“第二次亞洲金融危機”,還冒出了不少《非典經濟學》。“然而,實際在2003年5月以後,非典疫情逐步衰減、消失,流行了半年左右。”

滕泰建議取消或降低股票交易印花稅,以對沖股市的悲觀情緒;降低個人住房按揭貸款利率,以穩定房地產市場。

其二應儘快宣佈降息、降準,穩定金融市場和房地產市場。疫情期間,企業生產受限而融資成本剛性,建議央行及時宣佈降準、降息,切實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建議一年期存貸款利率降低1個百分點。此外,資本市場、外匯市場、期貨市場、房地產市場都需保持穩定,以防止“金融加速器”對經濟的負面影響,甚至引發系統性風險。

滕泰分析的第六點,亦頗值得關註。從影響趨勢上看,SARS只是中國經濟上升周期過程中的一個小浪花,而本次疫情是中國經濟增速下行周期的一次嚴重衝擊。衝擊後能否快速反彈,取決於應對政策是否足夠快、力度是否足夠大,以及,中國經濟能否趁機加快供給結構轉型升級。

《投資時報》記者註意到,疫情當前,眾多經濟學家、學者、學術研究機構均分別展開調研、各自發表建議,一場經濟界的“抗疫”之戰正在打響。

新冠疫情對主要包括工業和建築的第二產業影響,也不容低估。李迅雷認為,春節假期結束後,各地可能面臨“用工荒”,這將影響部分企業的正常生產。此外,我國是全球商品出口的第一大國,不排除部分國家和地區出於疫情隔斷考慮,減少或暫停從中國進口與疫情相關度較大的商品,從而對中國的出口商品製造業帶來一定負面影響。

非典疫情是研究首要參照系《投資時報》記者註意到,2003年“非典”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是經濟學家們普遍研究此次新冠疫情的參照系。

第四、對投資和出口也有負面影響。

疫情對第一產業的影響,應該有限,但總體負面影響依然存在,比如農畜牧產品出口方面,可能會遭遇訂單大幅下降的衝擊。值得註意的是,李迅雷強調,當前更要評估的是新冠疫情傳播帶來的金融風險和就業壓力。他預計新冠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全年影響幅度估計在一個百分點左右,這也意味著對GDP增速負影響或超過0.5個百分點。

滕泰認為,與17年前處於工業化和城鎮化高峰階段、享受全球化紅利、新供給擴張上升期相比,當前的中國經濟運行趨勢、增長動力結構已經有本質的不同。

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學部委員蔡昉認為,要爭取實現2020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首先要在有效防控疫情前提下,幫助農民工安全返城就業,促進職工到崗,努力爭取不突破5.5%的城鎮調查失業率目標;其次,幫助中小微企業恢復生產、渡過難關,綜合運用各種政策措施,增強其經濟活力、韌性和自我恢復能力;再次,發揮我國超大規模消費市場優勢,促進第三產業儘快恢復,扶持形成新型業態和新消費模式;最後,把防控工作同既定發展任務相結合,補足公共衛生領域短板,形成新的增長點。

這或許是一月中下旬以來新冠肺炎疫情突然爆發,給中國經濟發展帶來衝擊的核心關鍵詞。由於新冠病毒傳染性高於2003年非典,為此,1月下旬以來,中國採取的應對舉措明顯強於非典時期,多地封城、部分公交停運、復工延遲等,均給經濟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

問卷調查結果顯示,在企業運營層面,目前供需兩端均受到疫情影響。員工無法返回覆工、企業現金流緊張、運輸途徑受阻導致原材料供應不足等問題突出,同時,多達47.2%的受訪企業認為,未來會面臨“市場需求萎縮、收入大幅減少”的壓力。

儘管目前各行業準確統計尚未出爐,《投資時報》記者粗略整理的一些高頻指標,已在折射中國經濟2020保衛戰,刻不容緩。

就新冠疫情對各大產業的影響看,李迅雷的研究顯示,第三產業首當其衝,其次是第二產業,最後是農林牧漁業。

不過,由於新冠疫情的防控力度遠超非典,這使得春節之後的企業復工進程及生產經營可能遭受的影響,成為諸方關註焦點。

滕泰最後強調,中國經濟增速已連續十年回落,已從2010年一季度的近12%下滑到如今6%的邊緣,這輪改革開放以來最長經濟下行期背後的原因,既有快速工業化後期、快速城鎮化後期和全球化紅利遞減等需求側的長期因素,也有三大要素紅利、後發技術紅利和改革紅利遞減等供給側的長期因素,還有“供給結構老化”等新的周期性因素,以及湖北等地疫情應對中集中體現出來的部分體制性原因。

《投資時報》記者留意到,諸多學者、學術機構在政策扶持方向、具體政策建言等方面,多有共識。

多管齊下的綜合應對之策面對疫情,雖然諸多省市延長假期到2月9日,但A股市場仍於2月3日如期開市,魯政委認為,這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政策當局對我國經濟和市場韌性的充分信心,且諸多前瞻性的政策措施,預計都會對市場起到有效的支撐作用。

抗疫另類戰場:中國經濟2020保衛戰

始料未及。

其一、千萬不能因捨不得短期經濟利益而放鬆防控,長痛不如短痛。就防控措施可能對企業構成短期經濟代價的,可通過減稅降費等多方面給予適當補償,但千萬不能放鬆防控,造成疫情擴大或反覆。

“如果我們確認,市場的長期走勢並不因短期衝擊而改變,那麼,倘若市場果真出現調整,此時就應該是‘別人恐懼我貪婪’的長期投資好買點。”魯政委指出。

滕泰給出的一攬子詳細建議約涵蓋五大方面:

中金公司調研企業當前運營面臨主要壓力占比排序

其五,加快市場化改革和收入分配體制改革,釋放新增長紅利。

數據來源:中金公司  從回收的163份有效問卷看,此次調研,涉及製造業58家,占比35.6%;餐飲/旅游/酒店17家,TMT(科技、媒體和通信)17家,分別占比10.4%;建築建材14家,占比8.6%;其餘企業來自金融、醫療、批發零售、消費、能源、交通運輸、房地產等行業。

疫情究竟會對中國經濟造成多大的衝擊?如何穩經濟、穩就業?有哪些宏觀政策層面的應對之策可供考量?針對不同行業,又有哪些細分措施可以參詳?

從企業規模看,年營收1000萬元以下占比14.1%,1億元、10億元、100億元及100億元以上營業收入企業,均占比21%左右;員工總數方面,100人以下、100—500人之間的企業分別占1/4左右,1萬人以上的大企業,占比17.8%。

“悲觀估計對中國經濟的影響為一年時間,樂觀估計只有半年左右,影響較大的時間段是一季度,半年後基本可以恢復正常,因此,該疫情不會改變中國經濟的長期趨勢和中國經濟在全球經濟中的上升地位。”

短期對多行業影響不容低估各類機構的調查問卷數據反饋,究竟意味著什麼?對於進一步思考中國經濟2020保衛戰的打法,有哪些意義?

其三,積極財政政策要有創新辦法,打開收支空間。與李迅雷的建議類似,滕泰也認為,財政政策應更加積極,特定時期要擴大財政支出規模,財政赤字率可上調至3%;其次,為了增加國家財政收入的非稅收入,可據情況要求國有獨資企業、國有控股企業50%以上的盈利用來現金分紅;第三,加大對民營、中小企業的減稅降費力度,包括企業所得稅、個人所得稅和車船使用稅,降低疫情影響期間社保繳費比例、工業用電電費等相關費用;第四,擴大新型基礎設施投入以穩增長,並結合疫情加大民生投入,如5G、物流基礎建設、公共衛生、公共服務、分級診療等來增加就業。

相比零售業而言,從邏輯上講,新冠疫情對旅游、餐飲旅店等服務消費帶來的負面影響將更為直接和明顯;同時,一季度房地產的銷量估計會有明顯回落,從而給房地產投資帶來陰影。

數據來源:中金公司  在調研問卷中,82.8%的企業期望政府能進一步落實減稅降費措施,“進一步改善融資環境、緩解融資壓力”的需求也占比近半。

在李迅雷看來,分析新冠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首先要認清中國經濟的走勢。“2003年非典期間的中國經濟,正處在重化工業化、城鎮化和消費升級的高增長階段,上升動力很足。如今,中國經濟增速穩中下行,原本問題不大,也有利於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經濟轉型更好推進,但遇到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可能就會出現一些原本不成為問題的問題。”

相比清華北大聯合調研、清研智庫調研的對象主要為中小企業,中金公司於近期對內地23個省市及香港特別行政區企業(粵京滬川浙合計占比58.3%)展開的問卷調研,涉及了一些規模更大的企業。

數據來源:中金公司  《投資時報》記者註意到,最近半個月來,多家研究機構紛紛對各類企業展開調研,比如,清華大學、北京大學聯合對995家中小企業進行的問卷調查被網絡刷屏;比如,清研智庫集中調研了全國600位中小企業高管,相關調查所得出的結論,驗證了政府近期支持中小企業應急政策的必要性和及時性。

首先,2003年中國GDP總量只有13.66萬億元,而今已高達100萬億元。巨大差異,意味著受疫情衝擊和影響的經濟活動總量要遠遠大於當年。

在多位學者看來,新冠病毒疫情對我國經濟影響是顯著的,且將主要體現在對居民消費、對就業等方面的衝擊,但他們亦表示,疫情不會削弱我國潛在增長能力,當下要做的,首先是要爭取將不利影響局限在一季度,盡可能不傳遞到二季度,避免造成全年期影響;其次,需面對現實,客觀分析當前疫情存在的不確定性,以及分清哪些是疫情對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哪些是經濟自身的規律。對於疫情,不要盲目樂觀或悲觀,更應看成是一次重大挑戰和重大機會,藉此推進改革,優化經濟結構、增強經濟發展的韌性。

數據顯示,2003年非典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主要在二季度。全年看,其中第三產業增加值增長6.7%,減慢0.8個百分點。

因此,此時及時出台綜合性的疫情應對政策,既是提振各界信心、穩就業、保民生的必要舉措,也是體現我國推動經濟結構轉型升級、進一步深化改革的信心和決心的重要戰略時機。

若將時間放長,在預測全年收入及利潤展望方面,40%的企業預計全年收入仍可以實現持平或同比正增長;22.8%預計小幅下降20%以內;有13%預計全年收入降幅,可能超過50%。預計全年利潤降幅超過50%的企業,占比17.9%。

20%現金流只能維持1至3月

其次,從經濟增加值的支出法分析,疫情短期衝擊的主要是消費,即便考慮到線上消費的替代效應,總體消費的下降以及對經濟增長的衝擊力度還是會遠大於SARS時期。

光大集團研究院副院長、光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彭文生則分析指出,量化估算疫情對經濟增長的影響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基於相對樂觀和悲觀的情景假設,對2020年的GDP增速的拖累可能在0.4—1.0百分點。但他亦表示,疫情本身不會改變經濟的長期趨勢,短期下行的幅度越大,未來的反彈力度也越大。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研究指出,根據2003年非典期間的經驗,受疫情影響最大的是交通運輸業、批發零售業、住宿餐飲業三大行業,但這些行業基本上在疫情解除1—3個月之後就會迅速恢復。同時,考慮到這幾年中國經濟結構和居民消費方式的變化,目前這三大行業在我國經濟總量中的占比已較非典時有所下降,因而,此次新冠疫情對經濟的相對衝擊會比非典低一些。

魯政委考察了世界衛生組織(WHO)實行“國際關註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簡稱PHEIC)評估制度以來,四次PHEIC傳到美國(包括非典但不含此次新冠疫情)後的美股反應,結果發現:有的幾乎對市場沒有影響(比如2016年的巴西扎卡病毒),有的則是市場在5個交易日之後即恢復到高於之前(比如2009年的H1N1病毒),非典則是在12個交易日之後市場即得到恢復,最長的不超過20個交易日(2014年埃博拉病毒)。

在李迅雷看來,本次新冠疫情從去年12月始蔓延,至今兩個月左右,傳播規模和範圍大於非典,但防控力度和重視程度也大於非典。因此,他樂觀估計新冠疫情被基本控制的時間會比非典時期提前。

外界甚為關註的企業經營性現金流方面,74.2%的企業表示可支持3個月以上運轉;20.3%表示資金緊張,只能維持1—3個月;5.5%現金流緊繃。

第三,從構成經濟增加值的生產法分析,受疫情衝擊最嚴重的應該是服務業。考慮第三產業占比超過經濟總量的一半,若不能儘快結束這場戰役,僅服務業遭受的衝擊就有可能拉低全年經濟增速0.5到1個百分點,並有可能影響3000萬就業崗位。

萬博新經濟研究院院長滕泰對於此次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做了頗為詳盡的分析。在他看來,無論是現實觀測版的非理性悲觀,還是刻舟求劍、穿越到SARS時期尋找樂觀的安慰,這樣做出的預測都較難接近客觀現實。理性研判這次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應基於新疫情、社會反映的新模式及當前新經濟背景進行分析研究,照搬10多年前的數據簡單推演,可能找不到解決當前問題的鑰匙。

中金公司調研企業期望獲得的政策措施

如根據中國票房網統計,今年除夕至初十,春節檔電影票房收入不到3000萬,去年同期,數據是近80億;再如,不完全統計顯示,飛豬平臺上境內行程訂單退訂率達到70%—80%,1月末攜程旅游度假方面退改訂單超百萬個,機票退改訴求總量達數百萬個,較日常增長近10倍;此外,據交通運輸部數據,春運前28天,全國鐵路、道路、水路、民航累計發送旅客量較去年同期下降36.9%;從餐飲服務行業看,衝擊更為猛烈,不少餐飲企業營業收入歸零。

李迅雷指出,從經濟學角度看,儘快控制住疫情、讓經濟恢復正常運轉是較為經濟的手段,這與當前隔斷傳播路徑的醫學防控舉措是一致的。此舉,與蔡昉提出的儘快安全的幫助農民工返城就業,促進職工到崗有異曲同工之處。

在經濟政策層面,李迅雷建議,需重新調整2020年既定的財政和貨幣政策。財政政策應更積極,要擴大財政支出規模,建議財政赤字率從2019年的2.8%,上調至3%,即增加約2000億元財政支出;貨幣政策方面,應實施穩健偏寬鬆的貨幣政策,一季度即需考慮降息。




中国真实灵异事件整理编辑)

专题推荐